我到了西藏,才感受到一無所有的幸福

作者: 劉曉翔 | 日期: 2015-08-13


 

西藏之所以令人著迷,是因為「她」把哲理、深深地融入到生活細節之中。

那一晚我坐在人力車上,從布達拉宮返回旅館。

「你有打火機嗎——」

車夫突然停住腳步,說要休息一下。他用毛巾擦拭臉上的汗,然後從口袋掏出煙盒,熟練地往手心一「啪」,拿出一根香煙。

如果是在香港,的士司機突然停車,說要抽根煙休息一會,你會火冒三丈。可是,西藏車夫的這個舉動,卻來得那麼自然,那麼順理成章:做人除了要懂得前進之外,更要懂得在什麼時候停下來。

令我意想不到的是,他好像知道我的「那件心事」似的,竟以智者的模樣跟我攀談起來。

其實,就在兩天前,我和幾個朋友包車前往雅魯藏布峽谷。途經八一縣,我們一起在快餐店裡用餐。當時我們坐在靠窗的位置,快吃完的時候,有兩個小孩子站在窗外,穿著滿是破洞的棉衣,看著我們吃飯,臉上一副孤苦伶仃的表情,想必是捱餓很久了。

同行有個女生,走到櫃台買了兩份快餐,走出去拿給兩個小孩子吃。

她蹲下來,放下飯盒,用溫馨的眼光看著他倆,微微一笑,便慢慢起身轉頭走了。她走得特別瀟灑,沒有刻意看著兩個小孩把飯吃完,也不期待小孩說什麼多謝的話。

那個畫面一直留在我的腦海裡。

「你有打火機嗎?」「就送給你吧。」我把打火機拿出來送給了車夫,他接過來點上煙,半開玩笑的說:「你這麼好人,說不定下一世做阿育王呢!哈哈!」

「阿育王?」「小伙子,你沒聽過阿育王的傳說嗎?」車夫從口裡吐出第一絲煙,眼神變得深邃。

「阿育王是印度古代一個很有名的皇帝,相傳他就是因為在前世做了一件好事,下一世就做皇帝了。」

「什麼好事?」「相傳他前生,還是一個小孩子,有一次在地上玩泥沙,見到了一個很偉大的智者走來,起了歡喜心,便雙手捧起泥沙,供奉這位智者。智者覺得這個小孩夠真誠,送東西給我不是為了回報,雖然只是泥沙,但功德已經很大了。所以預言小孩可以轉世做聖王,也就是後來的阿育王了。」

「打火機比泥沙值錢多了,那我下一世豈不是比阿育王還厲害?」

「你想著回報就做不成阿育王啦!」

「哈哈!」然後我們倆便一起大笑起來。就在笑聲之中,車夫又提起了車架,一步一步的繼續前行。

我看著車外的風景不斷掠過,又想起了那個女生。不知道為什麼,她那天的笑容特別甜美,美得整個世界也為她定格下來。

「你知道為什麼那個小孩子送泥沙會這麼神聖嗎?是因為他不當這是什麼一回事,沒有所謂捨不捨得的問題,如果你覺得他是犧牲,就證明你還沒有開悟。」

突然間,我在腦海浮現起聖典記載那一幕智者割肉餵鷹的畫面。

終於下車了。我走了幾步,才記起剛才忘了給錢,當我想抬頭叫住車夫的時候,他已經走得很遠,遠得幾乎看不見蹤影了。

旁邊的唱片店正播著鄭鈞那首熟悉的旋律:「回到拉薩,回到了布達拉‧‧‧」

我不期然望向遠處的布達拉宮,深夜的布達拉廣場空無一人,分外寧靜,分外空靈。

這一夜,我什麼也沒有,卻已經得到所有。


須菩提
於意云何
東方虛空可思量不

不也,世尊

須菩提
南西北方四維上下虛空
可思量不

不也,世尊

須菩提
菩薩無住相布施
福德亦復如是
不可思量
 



關於作者 - 劉曉翔

曉翔,年二十七,籍貫上海。獨子。小時候幻想多多,志願是當考古學家。七歲模仿高橋陽一《足球小將》,寫出一本十萬字的長篇小說。二十歲遠遊西藏。閒暇酷愛音樂,初聽朱哲琴《央金瑪》大碟,驚為神作。夢想雲遊天下,普度眾生。

  • Email:
  • Social Network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