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到了麗江,才發現什麼是美女

作者: 劉曉翔 | 日期: 2015-01-13


 

「你究竟有什麼事?」

「是這麼一回事。假定你結過婚,你愛你的妻子,可是另外有個女人把你迷住了……」

「對不起,這種事我可一點也不理解,就好像……譬如說,我現在吃飽了飯,經過麵包店,又溜進去偷麵包。」

「為什麼不?奶油麵包有時香得會使你克制不住……」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――《安娜․卡列尼娜》


每個來麗江旅遊的人,也有一個心照不宣的目的,就是大家一起來發一場夢。

在麗江,到處都能聽到「勾慾」的歌。

「每個人來到也是花枝招展,然後找到自己喜歡的人。但令人失落的是,總會有人提醒你這不過是一場夢。」

我剛回到旅館,便看見一個女孩子坐在大堂裡偷泣。老板娘見狀,便走來安慰,把紙巾遞給她。女孩一邊抹眼淚,一邊在訴苦。不知過了多久,女孩就離開旅館了。

不久,一個男人從樓上走下來,渾身酒氣。老板娘著緊地問:「你們倆搞什麼鬼?」

那男人說:「我那晚喝醉了!」然後,他和老闆娘一直在聊,好像在解釋什麼似的。

等到那個男人走後,老板娘才發現了我原來一直站在旁邊。

「呵呵,發生什麼事要老板娘您親自出馬?」

這家旅館名為〈納雲栖谷〉,位於麗江大研古鎮,老板娘是雲南納西族人,經營旅館十多年了,據說耳聞目睹過不少「風流韻事」。

「他倆前幾天在酒吧相識,女的以為男的對自己動了真情,就跟那男人回來旅館了。今天女孩又來找他,怎知道那男人卻不理睬她,躲在客房總不開門……」

『他就是不肯見我!我在手機裡發訊息叫他下來,他就是不肯下來,也不回我訊息!剛認識那時候對我多好啊,現在就不理我了,什麼也沒說!真不知道男人是怎麼想的!』然後就是停不下來的哭聲。

結果,這女人哭了大半天,見他還不下來,便很不情願的走了。

女人走了之後,那男人才下來。

『我那晚喝醉了!我們在酒吧裡相識,覺得她長得很可愛,便一起回來旅館了。第二天醒來,才發現她原來長得很醜!是我喝醉了,看不清楚才以為她是個美女啊!』他一邊說,一邊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,好像在暗示吃虧的是自己。

「就當是發了一場夢吧!」我笑說。

「我開這家旅館十多年了,每天看著這些來來往往的男女,早厭倦了!

都市人來到麗江,美其名是『紓緩壓力』,其實都是不自覺的被『誘惑』了。被誰誘惑了?被自己製造出來的夢境誘惑了。」

我看她眉頭深鎖,好像有許多心裡話沒說出來,故意反問了一句:「你一直在別人的夢裡開旅館,不用走出夢境,不是很好嗎?」

「不是我想留在這兒,是我擺脫不了啊!有一次,有個男住客每隔幾天就帶一個新的女伴回來,他為了讓女伴以為他是剛到麗江旅遊的,每次在大堂遇見我都裝成是和我剛認識的,我也配合著他演戲,每次也和他很客氣的打招呼。

當同一個夢每天不斷重覆,那個夢就不再是夢了。」

「那你不想留在麗江了?」我只好這樣回應。

「不留在麗江,又能到哪裡去……」

這時候,有一對情侶走進來。

「老板娘,還有房間嗎?」

「有!」老板娘打開櫃,拿下鎖匙,交給了他們。

那個男的搭著女的肩膀,女的偎在男的胸口。他們拿到鎖匙後便轉身走入長廊,兩人的背影越走越細,越走越暗,直到消失在長廊的盡頭。
 



關於作者 - 劉曉翔

曉翔,年二十七,籍貫上海。獨子。小時候幻想多多,志願是當考古學家。七歲模仿高橋陽一《足球小將》,寫出一本十萬字的長篇小說。二十歲遠遊西藏。閒暇酷愛音樂,初聽朱哲琴《央金瑪》大碟,驚為神作。夢想雲遊天下,普度眾生。

  • Email:
  • Social Network: